标签: 美国棒球小联盟体系

这个小镇青年从中国农村闯入美国大联盟

棒球在中国并不是一项流行的运动,它没有职业化的联赛,而且不管是运动场地还是专业人员都集中在几个大城市,大部分小地方出来的孩子估计只在各类影视作品中看过棒球,现实生活中完全没有接触过这项运动,缺乏对它的基本了解。

但19岁的伊健是个例外,这个来自河北廊坊伊指挥营村的小伙很早就跟棒球结下缘分,并且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去年得到MLB密尔沃基酿酒人队开出的一份合同,并且将赚下的钱交给了生活在农村的父母。

9岁的他离开家乡,在19岁时与队友赵伦、寇永康一起加入美职棒小联盟,正式踏上了职业棒球之路。

当时伊帅被北京大成学校看中,挑去北京进行专业训练。尽管伊健并不在场,但听说弟弟因为打棒球去了北京,让他开始对这项运动产生好奇,并认定打棒球应该很有意思。

2010年暑假,北京大成学校的棒球教练李伟再次来到村里选材,刚刚结束小学二年级课程的伊健不顾父母的阻挡坚持要报名,最后被选中来到了北京,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接触棒球。

其实小伊健最开始选棒球纯粹是出于好奇心,他以为这样就能够去北京玩,只要打球不用上课,父母也管不到,可以无拘无束地生活。

可是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现实马上给9岁的伊健上了一课:每天上午正常学习文化课,下午进行棒球训练,学校管理非常严格,24小时都有人监督,根本没空玩耍。

原本应该在学校里跟大家一起上课的伊健提前过上了北漂的生活,每年只能在春节期间回家休息15-20天,假期一过就要重新投入新的学习和训练中。枯燥乏味的训练生活让伊健一度想要放弃棒球,但之前反对他去北京的父母却不同意儿子这么做。

“我妈跟我说你练球可以,但是不能给我放弃,放弃了我怎么着都给你送过去。”伊健回忆时说道,“练球第二年放假回家,我跟我妈说训练太苦了想要放弃,结果被我妈追着一顿打,只好又回去了。”

跟其他队友相比,小镇出身的伊健接球棒球时间完,基础也不如其他人,但他却有着超强的好胜心,也不想因为自己发挥不好拖累队友,所以训练得更加刻苦。到六年级时,他的球技取得了大幅进步,找回自信的他也给自己定下目标:有朝一日一定要去美国打球。

2011年全国棒球锦标赛小学组的比赛中,伊健以中继投手的角色助球队夺冠。之后的几年,他随大成学校在各大赛事中登顶,自己也多次夺得最佳投手奖,还代表中国队参加了U15和U18的青少年棒球锦标赛。

MLB是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的英文缩写,也是所有棒球运动员心中的圣地。自2007年开始,他们在无锡、常州、南京建立了三所MLB棒球发展中心。2017年,16岁的伊健通过了南京MLB发展中心的测试,南下开启了新的征程。

在这里,伊健接受了更加科学系统的训练,并开始用英语跟教练沟通。作为一名投手,他的最快球速从130公里/小时提升到143公里/小时。凭借着自己的刻苦努力,伊健在各大赛事中崭露头角,为自己开拓出一条前往美职棒的路,在18岁生日前夕与密尔沃基酿酒人队正式签约。

完成签约后,伊健最开心的就是可以赚钱回报父母,他只给自己留了一部分生活费,剩下大部分签约金都交给了妈妈。而他之后的愿望,就是早日打进大联盟,赚更多的钱,请父母到美国看他比赛。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激励他学棒球的堂弟伊帅如今已是上海金鹰队的一份子,两兄弟都有着光明的前途。

许桂源是MLB棒球发展中心第一个签约美职棒的球员,在得知伊健三人签约后,他给学弟们科普了美职棒的具体情况。

“美职棒有6个级别,除了最高的大联盟外,下面还有5个小联盟,你们去的是等级最低的新秀联盟。(注:此处有误,美职棒有7个级别,1个大联盟,6个小联盟)”许桂源说道,“每年春训,各级别都至少有2-3名球员竞争同一个位置。而投手是竞争最激烈的位置,100个选手中有差不多50名投手。你(伊健)和他(赵伦)以后就是对手了,一个上场另一个肯定要坐板凳,那里的淘汰率非常高。”

与队友赵伦相比,伊健算是比较弱的一方。根据MLB南京棒球发展中心主教练张宝树透露,伊健在之前一个赛季打了30局比赛,只有58次投出“三振出局”,而赵伦只用18局就完成48次“三振出局”。

张宝树还点名批评道:“伊健你一个赛季保送(相当于失误送分,投出许多保送的投手常代表其控球能力不佳)了17次,你必须得把这个数字降下来。你在小联盟打出这个数据,就直接被送回家了。”

到密尔沃基时,伊健真正感受到了职业棒球的残酷,新人联盟每年只有不到一半的球员可以留下来,能晋级上一级联盟的球员更是凤毛麟角。因此,伊健曾一次次目睹队友的更衣室被清空,唯有强者才能留下。

更麻烦的是,刚来美国的伊健非常不适应当地的饮食习惯,他一直喜欢吃温热的中餐,但球队食堂都只有冷食,这导致他一直拉肚子,报道没多久体重直线下跌。运动员吃不好,自然也没了状态,伊健的投球速度下降到大成中学时的水平。

“心态崩了,每天都想哭。”这是伊健对小联盟最初的感受。全新的饮食、生活环境、教练和训练模式,让他非常焦虑,但9岁就离家独自生活的他展现出了超强的适应能力,并尽可能用自己做饭来解决饮食问题。

“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轻言放弃。”凭借着这个信念,伊健坚持了下来,开始像国内一样正常的交朋友、逛超市,剩下的时间就是不断地苦练,甚至吃饭的时候也要拿着球,说是这样能增加球感。

伊健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他的上场时间逐渐增加,状态也恢复到了正常水平,力量水平和心理抗压能力都得到了显著提高。

由于新冠的爆发,本打算过完年回美国的伊健被困在了国内,他原以为能赶上4月的春训,但疫情在美国持续蔓延,MLB也长期处于停摆状态,前两天才宣布复赛。不过小联盟还没有收到具体消息,伊健只能自己在家练习,还钻研出新的投球技巧。

在聊到自己的未来时,伊健给自己定了一个具体的目标:每年升一个级别,如果能做到,他将在7年后踏上MLB的赛场,未来值得期待。

也许伊健的故事只能作为个例看待,但棒球在国内逐渐普及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大成学校的棒球教练李伟在这个行业奋斗了十五年,据他的说法,原来自己训练出的孩子只有20%会在未来从事棒球相关工作,而这几年的数据上升到60%,这从侧面反映了棒球的蛋糕正在慢慢做大。

李伟的侄儿李雪成是比伊健大一届的学长,他在2018年正式成了一名青少年棒球教练,带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目前在浙江的一所学校工作,分管21个一年级到四年级的学员。像李雪成这样的学员有近200人,他们通常是以俱乐部扎根校园的方式跟当地的学校展开合作,不过训练水平还是参差不齐。

棒球在深圳这种一线城市发展得比较好,当地很多学校都开设的棒球培训,一节课的费用在120元左右,而外面的市场价在300左右,价格门槛的降低反过来又吸引了更多家长和孩子前来报名。根据中国棒协的数据,目前国内有近500所中小学开设棒球课程和相关训练,覆盖20000人左右。

据专业体育培训人员透露,最近三年来学打棒球的孩子明显增多,不过场地、教练和项目的普及力度都亟需提高,这个市场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好的趋势是,已经有不少大学开始特招棒球运动员,尽管人数有限,但这无疑会吸引更多学生参与其中。

根据中国棒协的数据,中国有400万人接触过棒球运动,10万人经常打棒球。当然,像美国、日本这种棒球大国,近一半人口都打过棒球。此外,国内注册的专业棒球运动员只有720人,国家级裁判45人。棒球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普及,还有相当漫长的路要走。

中国棒球协会副秘书长易胜一针见血的指出,想要在中国推广棒球,首先要培养足够多合格的裁判和教练,其次国家队要能打出成绩,能做到这两点,棒球就能在最高效率地得到普及。而国家队这个担子,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伊健他们这代人身上,任务不可谓不艰巨。

在伊健仨人前往美国前,MLB南京棒球发展中心主教练张宝树曾聊起过他的经历,这个华裔青年在小联盟打了13年球,终于等到球队经理的电话,得到了去大联盟打球的机会。更让他兴奋的是,他在MLB的首秀正好是在家乡堪萨斯城巨星,于是他马上打电话告诉了自己所有的家人朋友。

教练告诉张宝树,他最后一场小联盟比赛只要打完前6局(总共9局)就可以回家洗澡收拾行李,坐飞机去大联盟球队报道。那是张宝树的生涯巅峰,他在前5局2次打出本垒打,这也是他首次在一场比赛中2次完成这一壮举。

然而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他在第6局比赛时准备接一个高飞球,结果外场手滑铲时撞折了他的一条腿,彻底粉碎了他进军MLB的希望。时过境迁,年近4旬的张宝树回忆起这段不幸的往事时,语气已经非常平淡,他跟三个孩子说道:

“你知道,这就是生活。我总是说,如果我的腿没有断,可能我就没机会来中国,和你们躺在一起,教你们打球。所以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和你们在一起,帮你们实现我年轻时未能实现的梦想。”

“其实棒球生涯很短暂,13年转瞬即逝,你们的棒球生涯也会很快过去,因此享受和队友一起的时光,享受打棒球的过程,但是也别忘了要付出百分百的努力。我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从中国飞到密尔沃基去看你们打大联盟。祝你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