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木球是哪个民族

木球:“平民曲棍球”

木球是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竞争最为激烈的运动之一。在赛场上,运动员们要在场上奋力拼抢,用木板将球击打入网得分,比赛形式看起来很像曲棍球。但其实,木球无论是文化内涵还是运动规则和曲棍球大不相同,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民族运动。

在我的手里就是一个木球,虽然它叫木球,但是实际上它并不是完全用木头做的,它只有核心是木头,外头是裹着一层橡胶来保证它的弹性,更为奇怪的是,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一颗球,因为它并不是球形的,而是这样的一个胶囊型。

形状不规则导致运动轨迹难以预测,也是木球和曲棍球最大的区别之一。记者在现场看到,球员挥拍打空的情况常常出现。但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可预测性,增加了木球的趣味性与观赏性。

(曲棍球)那个球滚动是非常规律的,要直线就直线,不会像有这样的随意变线。经常认为球眼看就要进了,距离门20厘米的时候,它可以发生一个不规则跳跃,而且罚点球的时候,门里是没有守门员的,就这样,这球还经常因为它的偶然性,出现偏射,误差。

因为木球运动具有极强的竞争性与趣味性,且便于推广普及。1991年的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木球被正式列入比赛项目。比赛时,每队上场5人,手握击球板,运用传、接、运、抢和击球射门等技术,避开对方防守,将球击入对方球门得分,并用抢断球等防守技术,阻止对方得分。在普通人看来,木球的轨迹往往是神鬼莫测,但是在专业运动员的眼里,依然能够指哪儿打哪儿。

黑暗中玩火球的少年

一个无风的傍晚,一群达斡尔族少年聚集在阿尔拉草原上,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打火球比赛,这是一项达斡尔族独有的民间竞技项目,也是达斡尔族传统曲棍球运动的其中一种形态。

初拍这一活动时还没有进入数码时代,胶片拍摄需要有计划地使用,36张底片拍完再换胶卷,就会错过很多精彩瞬间。如今拍摄数量不再是问题,但是传统的曲棍球比赛却非常少见了,只有相关部门组织才有可能见到表演。希望有朝一日火球能成为达斡尔族“斡包节”中的一个亮点,展示出来。

达斡尔族将曲棍球的球称为“颇列” ,曲棍称为“贝阔”。将打曲棍球称为“贝阔塔尔克贝”,直译为“打曲棍”。球棍用根部自然弯曲的柞木制成,柄长约三尺左右,不超过四尺。

达斡尔族传统的曲棍球分为木球、毛球、火球,三种类型。木球用杏树根削制而成,用于平时比赛;毛球用牛或马毛团制而成,为儿童游戏使用;火球则用桦树上的硬化菌疙瘩制成,把球心抠空,填进松明点燃。单从视觉效果而论,最精彩的应该是火球表演。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现在很难见到。以前在阿尔拉地区,冬季打火球很普遍。

我看到的火球是达斡尔人应用新材料的再创造。用毛毡或棉絮及铁丝层层包裹,团成一个犹如穿上铠甲的实心球体,形状比一般的曲棍球要大些。把做好的球放在油等易燃物里浸泡,赛前拿出来点燃即可使用。在火球表演中,球体运行会借助空气中氧气的助力,燃成小火球在草场上往返穿梭,被击打的球体瞬间会迸发出绚烂的火花,火星时大时小。有时,在没有防火隐患的空旷地带,技艺高超的人还会特意挑起一个飞天球,球体拖着长长的火线忽隐忽现,现场观者一片惊呼。赛前一般会准备1-2个备用球,一只球的燃烧时间由击打的次数和力量决定。当所有火球燃烧殆尽,火球表演也就结束了。

达斡尔族传统曲棍球的比赛场地因地制宜,在村屯的街道或旷野草甸上,只要两端各设一座球门就可以打球了,打球的人数也没有明确规定,两队各方人数均等就行,每队或五至六人,或八到十人不等。老少皆宜。

胜负大致和踢足球相同,打进对方门球多者为胜。有前卫、后卫,守前门的两名、守门员一人。比赛是从场地中央两名队员用曲棍打球为开球。每在冬春农闲之际,青少年们便前街后院,自发组织比赛,有的时候三四十岁的人看得兴起,也忍不住打一场热火朝天的村对村的比赛。

小小的火球在家乡的夜色中熠熠生辉,从“波依阔之乡”到“曲棍球源乡”,古老的竞技项目在现代体育机制中获得了重生,曲棍球运动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这块土地上焕发出勃勃生机。

全国第一支正式曲棍球队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诞生。1975年,莫力达瓦旗成立了以达斡尔族运动员为主的业余曲棍球队。1976年,全国第一支正式曲棍球队在此基础上诞生。1989年,国家体委正式把莫力达瓦旗命名为“曲棍球之乡”。2006年,达斡尔传统曲棍球运动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