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侧向投掷垒球教学反思

第83集团军某旅推进实战化训练的探索与思考

年终岁尾,第83集团军某旅召开年度军事训练总结大会。出人意料的是,今年全旅取得20多个比武考核第一被“一笔带过”,以抓训“三问”为主题的复盘检讨反而成为大家深入剖析的焦点。

“抓训‘三问’中,蕴含着对训练规律的理解与把握,让人思考今后该如何深入推进实战化训练。”不少官兵告诉记者。一年来,该旅领导着眼当前军事训练存在的倾向性问题和模糊思维观念,先后提出三个针对性较强的问题,在全旅官兵中引发热议。

近日,记者来到该旅采访,聆听旅长李铁关于抓训“三问”背后的故事,探究该旅以战领训、抓训为战的自我思考。

提起这件事,该旅机动通信营二连八班班长李浩印象深刻:盛夏,旅长李铁到连队检查训练情况,恰逢全营正组织群众性练兵比武考核。他们班表现突出——短波通信天线架设用时为大纲规定满分时间的1/10。

“这一优异成绩的背后,我们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浩特别激动。

原以为旅长肯定会表扬,可让人没想到的是,成绩出来后,旅长不仅没表扬,反而皱起了眉头。

临走时,他当着全连官兵的面说:“偏训必然会导致其他课目上的粗训甚至漏训,训练场上,‘一招鲜’要不得,一味追求‘米、秒、环’也要不得……”这让连队干部和李浩脸上辣的。

训练成绩远超大纲规定反而挨了批,官兵们疑惑中带着委屈。几天后,在全旅训练形势分析会上,李铁解开了大家心中的疑惑:“天线架设是常训常考的基础课目,在这类课目上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某种程度上是对训练时间和人力的浪费。训练成绩虽然吸引眼球,但不会对战斗力生成产生太大影响。”

李铁还说,在易训常考课目上盲目地过多投入,必然会压缩其他“主战”课目的训练时间,最终得不偿失。

听了旅长的话,李浩豁然开朗。反思当初天线架设训练耗费的心力,他也感到有些“不划算”:“当时,为了比武练到那样的‘极致’,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以大纲规定的用时来进行短波通信天线架设,就已满足了实战所需。”

谈到“基础课目投入时间和精力过多”的问题,驾驶员路留峰也深有感触:以前,倒库移位是他们专业比武的必考课目。他经过强化训练,练就了“一进一倒”几十秒完成的“绝技”,远比大纲规定时间快。“实际在车库移位时,谁敢这样去操作呢?”路留峰无奈地说,“倒库移位和战场运输比起来属于基础课目,练得再快实战意义也不大。为了争彩头而耽误‘主战’课目训练,确实有些舍本逐末。”

可喜的是,从2019年开始,为了贴近实战,很多部队逐渐减少甚至取消单课目比武,对各专业连贯作业提出更高要求。

“这一举措立起一个鲜明导向——过分强调单课目训练成绩是不符合战斗力生成规律的。”该旅作训科参谋张晓鹏说,“将训练重心放在单一基础课目上,容易演变成‘练为考、练为看’,而降低了实战意义更重要的体系训练。”

在这一理念引领下,该旅越来越多的官兵从“米、秒、环”的“牛角尖”里挣脱出来,在其他重点难点课目上下功夫,加大“多专业联合、多课目连贯、多技能综合”的实战化训练力度,推动全旅训练成绩攀升。

翻阅该旅军事训练考核细则,记者发现:考核时不仅不同课目所占的权重各不相同,而且有的课目考核标准只强调“达到良好即可”。

为什么这么做?李铁用一个通俗的例子,为我们说明制订这份细则背后的考量:“如果把训练考核比作汽车轴承,我们或许可以用先进技术和特殊材料,让轴承的转速达到20000转。但如果发动机所提供的极限转速是6000转,这一切努力都达不到预期效果。军事训练同样如此,战斗力是根据一支部队的整体素质、作战需要和体系运转确定的,最终要实现的是体系合成能力。”

该旅领导达成共识:战斗力生成链条上,每一环都很重要,但必然有主次之分,我们必须基于对训练规律的准确把握,根据对战斗力贡献的大小来确定各课目的训练权重。

在这一理念指导下,该旅针对不同专业的特点和大纲对不同课目的要求,制订详细的训练计划,明确各课目训练时间投入和考核所占权重,尤其区分基础、核心和专项能力所需,针对性制订训练考核标准,引导各单位按照单课目对战斗力的贡献率确定训练权重,确保抓训为战、战训一致。

“涉及专业既多又杂,这对各级组训者也提出了新的要求。”近年来,在一大批精专业、懂训练的组训骨干努力下,该旅训练场上的程式化套路被一一打破,“‘主战’课目主要训、重点课目重点训”的训练要求正在变为现实。

该旅机关对某连一年来的训练考核情况进行统计发现,该连共同科目一年考了10多次,战术训练却只考了3次。

“为什么共同科目练得最多考得最多?”面对旅领导追问,该连主官坦言: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好组训、好考核。大家都知道,专业训练是强基固本的“砖瓦”,战术训练是体系练兵的“房梁”。可战术训练受场地、人员、训练阶段的限制与影响较大,平时想训想考往往没有条件,这样一来练的时间自然就少。而共同科目随时随地都能练能考,自然练得多考得多。

这番话,道出了很多营连主官的实际想法。该旅领导随即发现了一个更深层次的倾向性问题:越是好训好考的课目,往往练得越多、考得越多。很多官兵感到,共同科目考得最多,专业训练次之,战术训练考得最少。诸如基础体能等共同科目,几乎是比武考核最多的课目,而有些课目很少登上比武考核的擂台。

拿坦克射击专业的10余个基础练习课目来说,过去,往往只考容易组织的练习三、练习四,结果大家养成了重点练这两个课目的习惯。时间一长,有些“生僻、少用、不考”的课目就练得少了。

一次,友邻某合成旅通知各营连,将坦克射击10余个基础练习全部进行普考。结果,不少人在练习三、练习四考核中,得心应手、成绩优秀,在其他诸如“运动目标射击修正训练”等课目考核中却掉了链子。

友邻某合成旅的这一尴尬,引发了该旅官兵的反思:未来战场上,任何一个课目没练到位,都有可能成为致命弱点。就拿“运动目标射击修正训练”来说,它能教会官兵在首发没有命中目标时,应该怎么做、如何去修正,其对实战的意义甚至比练习三、练习四更大。

“共同科目不仅练起来方便、考起来方便,更重要的是,在‘米、秒、环’标准下,考核成绩一目了然,参考人员争议很小。而战术训练考核则完全不同。”该旅作训科参谋张晓鹏说,战术训练的考核成绩评定难“清晰”也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李铁感同身受。该集团军就曾为组织旅长战术指挥考核犯过难:集团军有不同类型旅级单位,如果分类考,类型不同没有可比性;可要放到一起考,各自担负的作战任务又不尽相同,很难科学公平判卷打分。

面对这些难题,该旅党委一班人深刻感到:工厂生产产品,部队则生产战斗力,所不同的是,我们既是生产者又是使用者,我们的“市场”就是战场。产品在市场上不认可还可以重新生产,可战斗力在战场上不达标,付出的将是鲜血和生命的代价。

大家一致感到,练兵备战过程中,时间和精力是最宝贵的“资源”。面对永远不够用的训练时间,作为训练和考核的组织者,不能避难就易,必须盯着核心课目练,把时间用到关键课目上。

近年来,该旅按照体系练兵要求,以“无论战术训练多难训,也要组织好;无论战术考核多难评判,也要进行考核”的决心,突出专业训练,狠抓战术训练,立起以战领训的鲜明导向。

新大纲颁布施行后,该旅改变过去基础课目“从零开训”的传统方式,每年开训后先组织基础课目考核,区分不同层次、不同类别,通过以考带训、过关升级的方式,引导官兵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到关键、弱项和最难训的课目上,以缩短战斗力生成周期。

去年底,该旅指挥控制营三连参加集团军比武,一举夺得通信专业某课目冠军。载誉归来,全旅官兵敲锣打鼓欢迎他们。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几天后,在全营年度军事训练考核中,三连总评成绩却落后二连,屈居第二。

集团军比武夺冠的尖子连,为啥被看似不拔尖的连队反超?原来,三连为了参加集团军比武,占用了其他课目训练时间,尽管参加比武课目练得很精,其他一些课目却没练到位。而二连各课目练得都很扎实。

这件事在全旅引起不小的震动。李铁专门把事情摆到桌面上,把理儿讲给大家听:不少人会认为,在集团军比武夺冠的连队,综合成绩肯定也是“最棒的”。这既是惯性思维使然,更暴露了我们凭印象打分,特别是训练评估不规范、不科学的深层次问题。

多年来,一些单位评定部队、分队训练成绩,往往通过每年几次的比武和考核来考量。考核虽然客观公正,较大程度上检验了单位战斗力。但受考核场地、时间和条件等限制,这样的抽考也难免出现偏差:个别单位“运气”好,抽到擅长的课目,成绩自然突出,反之成绩平平。

衡量战斗力强否不能只看单课目成绩,必须突出体系练、体系考。认识到位后,原本以为比武夺冠连队在全营综合成绩评定中名落“冠军榜”是个蹊跷事儿,如今大家不仅不觉得蹊跷,反而觉得顺理成章了。

这一观念的转变,给部队训练带来了新变化。过去,因部队训练装备相对较少,而人员较多,只能“逐人上机练、其他等着看”,导致训练效率不高。如今,这个旅注重训练成本,采取“小专业大集中、大专业小集中”等方式,尽可能用最小成本实现最大产出,使“小群多路”训练成为新常态。

过去,该旅训练没有清晰区分层级,缺乏明确的针对性。现在,他们针对全旅专业多、周计划很难体现的难题,对各专业、各年度兵进行了精细化划分,有效避免了“年年都上一年级,每年都吃回锅饭”。

对训练规律的准确把握,使该旅训练场上不断出现更新更深的变化。每年1至3月份,新兵需要进行“手榴弹投掷”等基础课目训练,中级士官则需要进行教学法训练。为提升训练效益,该旅将两个训练整合到一起,参训新兵训练“手榴弹投掷”的同时,中级士官负责讲授教学法,达到了教学相长、共同提高的目的。

突出体系练、体系考,使该旅战斗力建设实现了“水涨船高”。前不久,该旅组织全员全装全要素综合演练,部队长途机动,在陌生地域架设战场骨干网,通信覆盖面积达到装备设计上限,装备体系运用功能得到极限开发,信息流转稳定畅通,体系能力得到进一步锤炼。(刘建伟、彭冰洁、李伟欣、张毓津)

教宝宝打垒球能培养其判断力

5岁的宝宝喜欢玩各种球类,虽然有时还不能很好的“驾驭”那些比自己手掌大的球。然而此时动作和语言的发展以及他们生活范围的扩大,决定了他们进行运动的时候已经具有一定的目的性和计划性。虽然所有的运动对于他们仍然是一场游戏,但宝宝还是会想大量的方法来赢得这场游戏,或者让自己表现得最好。这个时候参加集体性的垒球运动,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如何引导宝宝爱上垒球呢?首先我们可以从让宝宝对玩垒球的产生兴趣开始。我们先选择一些儿童和大人进行垒球比赛的电视节目和孩子一起观看,在观看的过程中简单明了地把比赛的规则反复灌输给孩子。等宝宝熟悉了比赛过程后,让他自行判断比赛的输赢,既有利于增加兴趣,又能培养宝宝的判断力。

不过电视是终究是虚拟的,而实物则更形象。所以第二步就应该去购买一个垒球和手套,家长和孩子轮流接发球,让孩子和垒球来个亲密接触,培养球感、方向感、反应速度、手眼协调能力。

第三步,观看现场的垒球比赛。到垒球比赛现场去,感受其他小朋友比赛时候的热闹气氛,让宝宝体会到垒球真正的魅力。这个时候,他一定急切盼望着能成为其中的一员。观看任何正规的现场比赛,对拓宽孩子的视野是非常有意义的。

“北约轰炸南联盟”23周年中方:美北约应反省其战争罪行

6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今天是北约轰炸南联盟结束23周年纪念日,针对北约当年投掷15吨贫铀弹造成的恶劣影响,3000名贫铀弹受害者委托国际律师团队对北约提起诉讼,然而北约却声称自己具有豁免权,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表示,23年前,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没有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的情况下,悍然对南联盟发动78天的持续轰炸。期间,北约投放了近42万枚,总计2.2万吨炸弹,其中包括15吨贫铀弹,直接造成包括79名儿童在内的2500多人死亡,100多万人沦为难民。令人痛心的是,战争给当地带来的死亡和痛苦仍贻害至今,代代延续。有关专家指出,贫铀弹对人体的伤害有较长的潜伏期,对环境和人类的食物链也造成长期影响。轰炸发生后的十年,塞尔维亚约有3万人患癌症,其中1万多人死亡。根据贝尔格莱德公共卫生研究所的统计,截至2019年年底,塞尔维亚患癌症登记在册人数高达9.7万。塞尔维亚急救中心的研究表明,1999年以后本国出生的儿童,1岁到5岁多发外皮层肿瘤,5岁至9岁多发恶性血液病,9岁至18岁,脑瘤发病率急剧上升。此外,截至2019年5月,366个参与北约军事行动的意大利士兵患癌症死亡,7500人深受病痛折磨。然而,当年派出美军机对塞尔维亚投放贫化铀的美国,同时也是贫铀弹的发明者和唯一使用者,却至今否认贫铀弹是海湾战争综合症和科索沃战争综合症的直接原因。美国在海湾战争期间,在伊拉克投放的贫铀弹,那更是多了去了,而北约也企图以所谓“豁免权”逃脱罪责,美北约这种做法令人震惊,对此塞尔维亚人民不会答应,全球寻求正义的世界人民也不会答应。

赵立坚强调,美北约应该深刻反省自己犯下的战争罪行,早日给遭受贫铀弹侵袭的受害者合理的交代和赔偿。北约也应该认真吸取教训,不要在世界各地制造新的动荡分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