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一场足球比赛时间一般是九十分钟

李桐:甲A联赛我要对你说再见

当卡福在万众欢腾的横滨夜空下高高举起金杯,一个月的漫长苦旅终于到了尽头,我将结束整整30天的黑白颠倒的生活,告别每天在空气浑浊的大空调间里蛰居12个小时以上的命运。7月的第一个凌晨,我走在一座生活了一个月却依旧陌生无比的城市,随身听里传出的是九寸钉失真的咆哮,在压抑和绝望时刻,哥们,我们需要一点这样的刺激和不死的摇滚精神。我知道依旧会有很多痴心不改的球迷在每个周末忘记了他们曾经一次次坚决不看中国足球的誓言,顶着炎炎烈日聚集在如死人墓一样的体育场里宣泄着激动或者愤怒的情绪,我只能当那是一部分人民的摇滚方式;而我已经被足球弄伤了,我要做的只是将办公桌上如尸般堆积成山的报纸扫入垃圾堆,然后收拾简单的行囊开始我“后世界杯”的旅行时代,在被无边的碧色怀抱的平坦江南高速上将一辆破吉普疯狂加速到160迈,在车厢里100分贝以上的噪音伴奏下去追赶即将逝去的最后一丝梅雨季节的气息。

这样的旅行感觉很好,没有方向,只有过程。我只想感受故乡熟悉的气息,忘记同样的烈日下还有那么多黑暗在中国不同的足球场里的上演。在高速公路上我曾经接到一位编辑朋友的电话“甲A已经开始了”!他是在为报纸版面发愁,可是甲A与我何干?世界杯前我曾为某家报纸负责每轮甲A的最佳阵容评选,在每个周末大好的春光里去为世界上最而无聊的足球比赛守候的生活让我生不如死,往事不堪回首,现在我已坚决地对老A和小B这两个尤物说再见。任大小姐说宁愿把九十分钟奉献给一部小资电影而不是一场足球赛,我没有她那么有觉悟,我还是离不开足球的,但我总能把看中国足球的时间贡献给我的音乐吧?要不就去想办法弄到世界杯决赛那天在喜玛拉雅山麓下小国不丹的首都廷布举行的不丹和蒙特塞拉特为争夺世界排名倒数第一的比赛录像,那天我编译那场比赛报道的时候,突然感觉原来足球也是可以如此幽默。

裁判工作正常 国脚表现稳定–甲A联赛第七八轮简报(07/09 20:26)

世界杯上镀了一回金 阿格布打甲A联赛为啥还不行?(07/09 03:36)

热情和激情来拯救甲A联赛 重庆:暴雨和胜利一起(07/08 11:55)

国脚多的球队反而要输球 世界杯全面拖软甲A联赛(07/08 09:23)